1. 主页 > 春天作文 >

初二优秀作文:我的春天

  我的春天
 
  江政翰
 
  你可曾有过一个梦,在暮冬初春时节目睹冰雪消融、万物复苏,领悟生命的力量;你可曾有过一个梦,在盛春时节拥抱碧绿的草地,享受百花争艳的浪漫;你可曾有过一个梦,在暮春时节用心倾听郁郁葱葱的树木,思悟人生的真谛。我的这些梦,我都实现了。
 
  初春,大地刚刚从寒冷的冬季醒来,萌发出勃勃生机。那是幼时读文艺复兴中的《堂吉诃德》,堂吉诃德面带愁容,是个小贵族,痴迷于读骑士文学,于是便整日沉浸在幻想里,他骑上一匹瘦弱的老马,手持了一柄生了锈的长矛,戴着破了洞的头盔,不顾一切地追求理想主义,要当一名“侠客”,除强扶弱,为人民打抱不平,甚至与风车大战三百回不相上下。待到他游走世间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后,便在临终前幡然醒悟,他让我看到了过时的骑士主义已经渐渐消失,文学在渐渐复苏,迎来初春,他坚信着正义,有着崇高的道德原则,让懵懂的我看到了英雄主义情怀,看到了他一个人立志改变现实、看到了生命的力量!
 
  胜春光景,百花齐放、争艳斗舞,奔放而浪漫。那是少时读浪漫主义文学,我在《致杜鹃》中看到了抚慰着人心灵的鹃啼,它净化了的感情,使人忘掉了丑恶的现实,找到了人生的启迪,可偏偏我又看到了浪漫主义的另一种声音,拜伦喊出在《今天我度过了36年》中喊出“使你光荣而死的国土,就在这里——去到战场上,把你的呼吸献出”这样号召革命,改变现实的话语,让我懂得了一个大男子气概,他批判华兹华斯逃避现实,可骚塞又对拜伦大喊“恶魔派”,1821年他以桂冠诗人身份作颂诗《审判的幻景》,颂扬去世不久的英王乔治三世,攻击拜伦、雪莱等进步诗人,雪莱也不甘示弱地反驳道:“西风啊,如果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”这让在遨游浪漫主义时享受诗人间唱“对台戏”的浪漫,让我第一次在一句一句诗中品出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,让我享受在消极的“湖畔派三诗人”的浪漫主义倾向和“恶魔派三诗人”积极的浪漫主义精神斗争中、文学盛春的美妙旋律中。
 
  暮春时节,生机盎然,大地一片翠绿。那是青春时读《老人与海》,圣地亚哥连续84天没捕到大鱼,他承受住了别人的嘲笑,依然坚信能捕到大鱼。在去深海捕鱼拖着战利品大马林鱼回程时,凶狠贪婪的鲨鱼接二连三地来围攻他的战利品,本已精疲力竭的老人,为了保存自己的劳动果实,重新振作起来,奋不顾身地迎战鲨鱼。开始他用鱼叉对付,鱼叉被受了伤的鲨鱼卷走了,他便用绑在桨上的刀一个一个地制住它们,他满手血污,疲惫不堪,精疲力竭,鱼叉被带走了,刀子折断了,还有许多鲨鱼来围攻,老人仍然坚强不屈地支撑着。读到这里,让我为之动容,那种绝不屈服的“硬汉精神”深深扎入了我的心田,思悟“人可以被毁灭,但绝不能被打败”的人生真谛,文学的暮春多了一份稳重、坚强、倔强,因为它要迎接更美好的绚烂盛夏。
 
  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开始,从幼时稚嫩地模仿堂吉诃德的英雄主义精神开始,我读出了价值,那是我的初春,是文学复苏的初春;从少时读“浪漫主义”开始,我享受在“读”中,享受在文学的浪漫中,那是我的盛春,也是文学盛极一时的盛春;从青春时读《老人与海》开始,我领悟了人生哲思——人决不能屈服,那是我的暮春,更是文学走向盛夏的窗口。文学的春天也是我的春天,读诗、读书我在读中与文学一起奔赴那五彩斑斓的盛夏!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tzsj.cn/spring/39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