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主页 > 冬天作文 >

腊月迎春开

  腊月迎春开
 
  中雅培粹学校1913班裴泽庆
 
  指导老师:胡伏英
 
  我开,便要轰轰烈烈,即使凋零也绝不后悔。
 
  腊月冬日,一家人出行游玩至张家界天门山。山高,陡而险峻,似乎是哪位大家痛饮后的挥毫泼墨之作。那里的树、草、石,即使长得奇形怪状,也像是吸尽了天地日月之精华,皆浩大,苍劲,不拘一格。
 
  山之上,有一迎春。迎春枝条悉数暗绿,挣扎在狂风与绝壁之间。细看竟发现,枝头有一朵花开。大概是开得太早了些,一大株迎春,只有这微小的一点点嫩黄,还是在这高山之上。花,也发现了自己身处危机,可既然下了花开的赌注,便即使是数九寒天,也要硬着头皮扬起瘦瘦的小脸。它像一个立足于人潮汹涌中又手足无措的孩子,有些茫然有些慌张还有些倔强。嘶哑着嗓子的北风,也发现了这个冒冒失失的家伙,便把风吹得更烈了,它被吹得浑身战栗。它会退缩会懊恼会投降吗?我有些担忧,却发现它哪怕在风中摇摇晃晃,依旧不依不挠的,立在枝头任这风撕扯也不愿低头。它就像那第一个冲出战壕的战士,纵使血染疆场也不枉勇士一生。
 
  旅途中我在想,什么是勇气?是那个挣脱束缚飞向蔚蓝天空的气球吗?是那朵朝着阳光飞流而下的瀑布上的浪花吗?是对着未知的大海扬帆远航的船长吗?或许都不是,只是那朵想做自己,即使在风中吹作雪碾作尘的小小迎春花。
 
  它微小得似乎一个哈欠,一口呼吸都可以把它埋没,可是它是第一个,第一个开花的呀,第一个给了这山谷一点淡黄的色彩。它不愿在繁华的闹市中盛开,也不愿意在游人如织的街角吐蕾,它只是默默地在这个无人问津的悬崖峭壁上绽放。做自己,足矣!
 
  它就像一点微光,去把另一点微光点亮,微光照亮微光,一抬头便是耀眼星河。我仿佛看见在一个草长莺飞的二月天,天门山的绝壁上一丛碧绿的迎春如同一股发源于石峰间的瀑布,绿意盎然而其间鹅黄点点。
 
  “不以人之知不知而为盛衰也。”行万里路,我遇见了一朵在腊月里盛开的迎春花,微风拂来,你我夭然自笑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tzsj.cn/winter/817.html